欢迎您光临br88冠亚官网有限公司!

临安两日游(西天目--大明山之流水篇) 诸事不顺 见识不少

时间:2019-11-19 19:17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明山

br88冠亚官网 1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06-06-17 17:13

虽然在旅行之前我先上网收集资料,看了很多网友的游记和攻略,做了一个路线计划,但是出了门还是碰得满头包,这其中当然有我本人经验不足,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当地的交通无序,而且很多网友的游记把在临安坐车写得太过轻松了,下面就说说我的遭遇,算是对于各位网友对我的帮助。为了能在白天能有更多的时间玩,我决定采用“红眼班车”。星期五夜里就上火车开往杭州,乘坐5079次03:33-07:40,这班车需时4小时,够慢,但是价格便宜¥17。到了杭州在火车站边上随便买了点早点就乘49路去杭州长途汽车西站。我们吃的杭州的早点一点不比上海的便宜,而且味道很差,当然在火车站边上是不能要求太高的。49路经杭州的闹市区,开的很慢,又逢双休日,路上车辆甚多,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上车的人一波又一波,下车的人却很少,大有我们上海上班高峰的架势,但是到了一个站名叫“古荡口”的地方就突然一哄而下,我初次来杭州,也不熟,猜想那大概是一个景点吧。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9:10终于到西站了,那边到临安的长途汽车鱼贯而出很方便,我们正好错过一辆,结果一回头又来一辆,上车后也就几分钟就坐的七七八八,两班车相差约十分钟,一人¥10车资,很舒适。10:15到了临安,买了一张地图,就向门口停着的三轮车主问路,想去旅游超市拿门票,我事先在临安旅游网上定了两张景点门票。问了半天不得要领,旁边停下一辆taxi一直问我想去哪里,于是我就上车把地址报给他,三句话没说完就到了,原来只有几步之遥,我如果自己琢磨地图应该可以找到,多花4元。旅游超市的门上挂的是“信天游旅行社”,不解,里面有一个人值班,进去说明来意,他一听我们准备玩了大明山之后再玩清凉峰(我在地图上发现这两个地方离得很近,而且看图片风景都很漂亮)就极力劝阻,说是清凉峰很难爬,一般都是户外徒步的旅游组队取的,而且上次还出了点事情,死了人等等,说的老怕怕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主要是想玩大明山,我喜欢爬山,让他再介绍一个景点,两个搭配一起玩。本来浙西大峡谷和大明山两个景点作两日游路线不错,我妈也想去大峡谷看看,但我两年前去过浙西大峡谷了,不想重复。他又介绍说太湖源神龙川不错,我说可以玩大明山和神龙川,但他又说太湖源也是峡谷,但气势不如大峡谷,去太湖源不如去大峡谷,于是又作罢。听她推荐西天目很好,最后决定玩西天目和大明山两个景点。本来说网上定能拿8折,但是他讲这两个景点只有8.5折,我再仔细一看网页果然是的(大明山原¥68+8现¥58+8,天目山原¥70现¥60)。因为我有学生证拿7折(大明山¥48+8天目山¥49)。他看我们路不熟,给我画了一个示意图,说是让我们先打车到汽车西站,乘车到藻溪再转车去西天目(临安去西天目的车一天只有早上一班,早就过了),抓紧时间玩好再回藻溪转车去昌化,昌化有很多车去大明山,当天住在大明山下,第二天一早就能上大明山看到山上的云雾了。我们带了一个行李箱,他说可以寄放在门楼我对“专家意见”一向从善如流,于是揣着景点的签票出发了。11:15在西站上了临安-於潜的依维克车,吃着刚从一老太太手里买的豆腐干味道果然不同于一般的软软湿湿的豆腐干,要收车费¥6(旅游超市跟我们说车费是¥5),不太情愿,给了。到了那里有一对情侣也在藻溪下车,结果我妈就听到那个女售票员跟司机唧唧咕咕说什么“前面两个没给,收了5元,这两个给了。。。”,她跟我一说,我马上拉住要关的车门和那个看起来就像上海这里的黑车拉客员的售票员说“你多收我们钱了,应该是五块的”那女的口气很凶“哪里多收你啦,跟你说是六块,呶,车票给你”飞快地撕了一张塞给我,一拉车门,扬尘而去。我一看,票上写着“临安-昌化 ¥9”,气结。 站在写着天目山的大路标下,中午的太阳很是晒人,气温逼近30度,已经等了很久了,来往的车辆都没有停过,让我都怀疑站错了地方(临安这个地方好像没有公交车站牌)。再三询问了路边小店的当地人,继续等待传说中的“绿色中巴”。边上有辆面的,问我们上天目山吗,¥25,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没有别人拼车,之前的一对情侣是去火山大石谷的,还有一些当地人在等车,一看也不会拼车。等了近20分钟后,终于来了一辆“车前挂着於潜-**的绿色中巴”,路边等车的都上了,我问“去天目山吗”,答曰“不到天目山,不过可以到**路口放你们下来,然后再等一辆到天目山的车。”到了这时侯,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付了¥2.5车票,他跟我说等下站在那里等一辆长得一样的车前挂着於潜-天目山的绿色中巴。下了车按指示站好,我们又彷徨地站在路边等待。已经过了12点了。听刚才那辆车的售票员说这个车是半小时一班的,我真怕再等上半小时。又有一辆面的说带我们上山,¥10,他说公交车也要¥6,我不响,决定等五分钟,于是掏出在杭州买的茶叶蛋,等我吃完了蛋,公交还是没影,面的又过来了,我们以¥8成交。一边开一边他问我们有没有定好旅馆,并介绍我去农家了,说是包吃住¥35一人。并说可以带我们绕道后山,逃门票,知道我们已经事先买好,也就作罢了。12:45分到了天目山,我们把大包寄放在售票处,背着水和食物上山了。开始在山脚下的盘山公路走,然后就上了庙边的小路,东绕西绕,到了太子庵,再过去有个书院在路的尽头,意识到走错了方向,返回岔口再走。走了很久的山路,都没有人,满眼是树干(树太高,都有20米,抬头看得见枝叶),山里的溪水浅浅的,山渐高水渐盛,只是这水却让人难起亲近之意--一片蚊虫聚在水面上,幸好只有四月,不然就被叮死了。在三里亭遇上了一些从上面下来的人,不免讨论一番景点。整个山上的水都不算大,伏虎瀑也只是一般。七里亭那里歇着两个挑夫(两人一竹椅专门挑游客下山),我问从这里下山多少钱,答我¥120,我说如果是个胖子呢?收费也一样吗?答曰一样,上回还挑过一个300斤的胖子。笑死。不过我是不准备尝试的。最后我们到达开山老殿又沿山路下山,下山的时候,可能因为体力消耗,站在石阶上我都能感觉到腿在止不住的颤抖。而我的脚虽然是穿着运动鞋,也被错落的垫在山路上的嶙峋山石搁的生疼,有几次下脚的地方是一块倾斜向下的大石,我就用手先抓住上面的石阶才下脚,一面一个不稳滑下去。虽然人是一身臭汗,精神却丝毫不差,这就是爬山的乐趣吧。6:10 顺利下山,整个山里已经很是寂静,售票处也已经关门,不过边上还有工作人员为我们开了门。天色已晚,不少农家门前都停满了旅游车,我们问了几家,都说没有房间了,结果有一家老板娘拉住我们说有一间没有装修的,收我们便宜点一件房¥40,去了发现房间很宽敞,不过就水泥地,灯也只是灯泡,卫生间倒是装修好了。住下来了之后就是吃了,这家叫“银缘*”(名字忘记了,这家是天目村的村长家)没有菜单,说出来的菜价也不太吸引,想起前面有一家店围着几个散客在吃,去看看,结果一问土鸡堡(看到很多网友推荐40一份),她竟然说鸡是有的,但是不愿意杀,还说前面的客人也是一定要杀,结果出了¥120杀了一只。我说你来半只鸡也可以,留半只可以明天给别的客人,结果她态度坚决“最低¥100”,我们也不说了,扭头就走,背后传来“要么¥90杀一只”。气死。这么宝贝的鸡你自己留着下金蛋吧。另外找了一家,(这家房间都空着,事后后悔没有在这家包吃住)问她有没有40一份的土鸡堡,也说这个价钱买不到家养的鸡,要么冰箱里的拿出来烧(一问,是菜场买来的,没搞错,上海没卖鸡吗),只得作罢,不知是不是网友去得较早,价钱未涨。后来就点了几个菜∶番茄炒蛋,野芹菜,杂鱼,山珍汤,¥35。里面最满意的是番茄炒蛋,量多味美;野芹菜比上海的老,而且香味也不同,看不出什么相同之处,倒是别有风味;杂鱼小得跟七号电池似的,简直像是喂猫,不过味道很鲜美;汤是清汤,没油没葱,碗底躺着几根类似鸡菇的菌类,但喝上特别鲜,怀疑她放了不少味精。回房间之后抓紧时间洗澡,楼下住着团队,果然,在我洗到尾声的时候热水没了,也不去说了,就算洗完,看了一会电视(画面级差,又抖又糊)睡觉。连夜下起了大雨,第二天还没停,当窗望去,山中晨雾阵阵,心旷神怡,整理好行李来到楼下一看,昨天热热闹闹的已经人去楼空。7∶30在楼下吃了早饭,谈下来的价钱,两个人¥6=粥+酱菜+馒头+鸡蛋。当时我想着点东西,在上海¥4就能打倒。吃了之后却觉得值,她下粥的三样小菜都味美,分别是笋干(天目山特产,店家自己晒干做的,自夸是绿色食品);咸菜(应该也是自制的,颜色较绿,口感清爽,有一种自然的鲜美,比起那些南汇农民用工业盐做出来得自是胜了不只一筹);凉拌萝卜(白萝卜和红萝卜,很清爽);感觉吃不了,叫打包,把鸡蛋包子和咸菜带着路上吃(一小碟笋干已经消灭,听说前面的客人吃了也是赞不绝口,问老板娘买了两袋带走)。大雨,在屋檐下等车,眼见车快速开过,奔过去也来不及,幸得老板娘帮着吆喝一嗓子,才停了车让我们上去。开往昌化的路上,雨势不减,车窗模糊,路上很多小孩招手上车,到了一间其貌不扬的学校一哄而下,我奇怪双休日也要上课,司机说是补习班类的,感叹,只有这点和上海相似。8∶50到了昌化汽车站,雨小了,我们去小店买了水和两件一次性雨披。回到车站一问说是一天只有一班车是到大明山,八点就走了。让我们乘中间一辆到顺溪的车,说是可以转车到大明山,上车后和几个当地村民打听,说没有公交可转,到了地方叫小车。我闷闷不乐,但看看别人都一点不急,有一个在悠闲的啃大饼,其他的在说话,司机连影子都没有,问他们几时开,有一个说是人满了就开。我一下荒了,时间很紧,而这个车才坐了七八个,还有近一半空位,几时才能满,经人指点去问调度,他不耐烦地:很快!我开始打退堂鼓,天气不好,交通又这么差,等一下叫小车还不知道被黑掉多少钱,晚上回上海,可能去了也来不及玩,而旅游超市的人给我们打票时说两天内可以回去把票退掉,或者从这里乘车去临安退了票到杭州去,还能看看西湖。这时旁边的一辆中巴发动了,先前懒洋洋啃大饼的那位,忽然抄起包跳下车跑到那辆车上去了,动作奇快,我也想学样,结果边上的说我去大明山只有这两可以乘,看着那辆车开走了,而那个人在车窗那里笑嘻嘻的对着我们这两车挥手,我看着他的得意劲更觉希望渺茫,想到车站边看看有没有别的小车可以叫,失望而归后已经9∶30。我忍无可忍,搬箱子下车,正在踌躇,乘客们骚动起来,说开了开了,结果那个司机终于来了。路上遇到一位热心的当地人经他一说我才知道,原来从大明山回临安没有车,下午3∶30有一辆从大明山到昌化,昌化没有直接到杭州的,而从昌化到临安的车可能五点挡是最后一辆,弄得不巧可能就会错过,到了临安的话回杭州的车还能开到七八点。他建议我们等一辆从黄山到杭州的车,下午四点会路过大明山,招手上车。不一会有一辆绿色大巴开过,他让我们看,就是这辆,早上去,下午回。又说或者去和有空位的旅行团磨磨嘴,出点路费搭车。上次有一个上海人有了急事就是这样被捎回去的。被他一讲我稍微心定一点,希望也能遇到一个好心的旅游团。10∶15到了站头,在一座小桥边,临下车他叮嘱我说边上的酒家也有小车,可去问问。站在桥边雨很大,边上半个人也没有,和之前车上乘客说得很多车可打差很多,走到酒店问老板娘,她说车子被她丈夫开出去买菜了,一时回不来,就是回来了这个价钱也要高的。。。我一听就走开了,撑着伞在雨里等一辆未知的车,入目的疏朗山村景色也无法让我开怀。远处,村舍,小型工厂的旧旧的外壁点缀着疏疏落落的绿色,近处,一湍清流从桥下欢唱而过,渐渐的对面站了几个当地人,也像是等车的样子,路过的车子有时会在他们面前停一下,但都是朝昌化方向的。又有一辆停了下来,我报着试一试,结果他同意了,收了我们两个人¥15就掉头上山了,原来刚从山上下来,这段坡路其实也就一公里,路边就是溪流,闲时走走倒也不错,但对于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撑伞又不识路的我来说无疑一大难题。在大明山门口的小店里寄放了行李箱¥5,我们乘着景区的专车上山,一路上跟我们同车的导游介绍说这段环山公路九曲十八弯很是惊险,说着就有了一个“发卡弯”,看着山上的植被都是绿意葱葱,很有生气,一些野花小草上挂着雨露很是可爱。想起车上认识的那位好心人对天目山的评价,他说现在的天目山十年前的不能比了,整个山似乎少了生气。我也同感,感觉天目山树目多,但乏人管理,一些枯枝死数还是留在那里,有几根一人抱的树可能是被风刮倒了,就这样横在山路边,作了游人歇脚的坐处。而大明山这条游线确是明显的经过规划设计的。雨时停时下,山上的瀑布山泉水势很猛,经过了昨晚的雨越发显得充盈,从山顶俯冲而下,一叠三叹,经过大石山花蜿蜒奔流直至步行上山的路口,龙门关。一路上水声哗哗衬着游人如织,呼前嚷后,典型的中国热门景点的样子。直到走出又黑又潮的隧道,在售票处看到一个焦急的导游,大部分的游客由于时间紧都乘了缆车,¥25一人,我们询问了路程,说是走下山半小时,于是就省了这笔钱。这一路下去就没什么人了,在大明湖边上碰到一些游客,这时雨雨越下越大,最后发展成了暴雨,在溪流拐弯处冲上了石阶,浅浅的一层水膜,幸好大明山的阶梯都是非常平整,石板面上的磨纹能提供足够的摩擦力,又走了一段,见到了伴月湖,就在缆车下客站旁。过了大明山庄就乘了景区的专车下山了。这次大明山没有玩全,差不多有了下半山的景点,不过山上的两个湖倒是都见到了,比一些踏破铁鞋的网友幸运。在山上的时候见到一群上海来的学生,可能是大学生,我上前询问他们的旅游车能有空位让我们搭车吗,回答说要问张老师,那个老师也不知道在哪里,只得作罢。待下得山来,见先前满排的旅游车去了大半,只剩几辆,有些司机还很悠闲,中巴车上就一两个人,另有远些停着两辆,看来满载了,中间有三辆写着“浙江大学”,一个导游在车下焦急地等,我上前商量,结果以三十元一人成交,然后就上车了,车上还有1/3空位,我不由问要多久开,说是还差几个人。等着雨有下得大了,我和老妈都是膝盖以下全湿,在位子上休息,约2:10分发车。我发短信请熟人给我查一下从杭州到上海的火车时间,说是六点前后有两辆,还有就是八点的。我想着能快一点,赶上六点前的,回去还能吃点休息。但是车开得不紧不慢,我问了,说开到杭州要三个半小时,比之前杭州开到临安久。只等到车上的人到了目的地,我才知道,原来车上载的是杭州新城区的一个厂的工人,是旅行社借的浙大的车和司机,送完了他们车回浙大,在浙大旁的路口放我们下来。我原本以为车是进杭州就开浙大的,而浙大就在西湖边,经他这个大圈子一绕,待我们拦车到火车站已经7:30了,而手里又没有火车票。8:01的火车,我急得往里直冲,我妈拉住我“你往哪里啊,那边买票,还不快去”,一到售票点,排队的人有二三十,结果很不幸等我得知候车室有地方补票而往回冲的时候火车早开走了。其实在杭州站检票入口的地方有一个紧急售票窗口,专售在一两个小时内开的车,只是我没有出门经验,也是第一次在杭州站上车,之前急得没头苍蝇,白白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下一班从杭州站到上海站的车在第二天凌晨四点,而且只有站票,买了。在售票边上很多拉客的说是六十元一人开到上海,马上开车,我可不肯跟他去,夜黑风高,人生地不熟,不知道什么黑车,有会开到哪个地方。最后在候车室里苦等,睡觉,又和对面的从上海到五泄玩的祖孙三代聊天,打发时间。上车后本来想找一节空一点的车厢,可能还会做到位子,后来发现能有一个舒服的地站着就行。开到近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有了位子,其实之前我也趁边上地乘客出去打水上厕所什么的坐一会。对面有一些乘客穿着少数民族式的,还带有头巾,只是都很脏,还往地上吐脓痰,又用脚上的桃红色绣花鞋把那痰蹭抹一番,似乎这样就干净了,不是又在她脚边那湿嗒嗒的一块地上又吐一口,又抹开,我看着很是恶心。事后我告诉同室,却说这种事在火车上常有,特别是长途的,他见过更可怕的。我不太出门,希望坐那种双层空调特快,干净舒适,抽烟的人也没有,来的时候边上有人吃烟打牌,嚣嚷不只,我就觉得很不文明,不过这下算是长了见识。终于在早上06:40到达上海站,结束了我的游程。

发表于 2000-08-30 10:09

br88冠亚官网,登大明山不太累, 有石阶, 窄窄的, 一级一级从山脚延伸至山顶. 有意思的是, 这一次登山在雨中. 山上的空气特别新鲜, 石阶边的植物叶子上滴着水, 不知是昨夜的露还是今日的雨. 雨不大, 一点点的样子, 我故意摘下雨衣, 将头发淋了半湿. 身边的瀑布, 水哗哗的向下冲, 我们驻足观望, 心里痒痒的, 恨不能水中嘻戏. ********************************************************************** 没想到在千亩田竟然有人烟, 那是四位看守林中木屋的当地人的住处. 林中小木屋是为游客所建, 只是现在非旅游旺季, 所以无人. 很感谢当地人的屋子, 为我们这一晚遮挡风雨, 驱逐寒冷. 屋外, 有水潺潺的流, 有黛青色的山. 可惜, 天很快就暗了, 没来得及去踩水里的大石头. 夜里, 一方木头桌子, 铺满食物, 点上蜡烛, 喝二锅头, 谈风月. 一直有雨呢, 没有淋湿自己.

临安大明山小明家客栈¥1000起立即预订>